中青在线新闻网

香港学者:骚乱中一些所谓记者扮演了不光彩角色

?港台腔|香港学者:祸港暴徒是千古罪人)

  e8aa2237f0b74eaaa5ad4fc2e38b3cef.jpeg

   陈升/摄

  8月3日、5日晚,香港尖沙咀接连发生暴徒仍国旗入海事件。面对国旗被辱,一些香港市民自发重新升起国旗。笔者也响应网民自发号召,于4日清早到现场唱国歌。现场的香港市民有共同的心声:乐于成为十四亿护旗手的一员,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国旗的尊严。

  连续两个月,香港被一批暴徒闹得鸡犬不宁:国旗被辱、国徽被污,特区行政长官被辱骂,香港立法会大楼被严重破坏,香港警察总部被围堵,香港律政中心被滋扰,税务大楼和入境大楼也未能幸免,多区的警署被攻击、警车和警员受袭,交通讯号灯被截断电源,立法会议员的祖坟被破坏,普通市民被暴徒殴打和捆绑。暴徒还到处纵火,丢掷汽油弹,威胁民居,此前香港警方曾破获三个武器库,检获炸药、腐蚀性液体和其他可致命武器。暴徒的行径之恶劣,简直无法无天!

  暴徒使用的装备和武器“花样百出”。有暴徒以“外国队长”的“小丑服饰”示人,结果因涉犯罪而被拘捕,当众出丑。另有暴徒使用科幻卡通片才见到的“激光枪”,别小看这“传说中的神物”,被激光长期照射眼睛可致盲。电视所见,暴徒自制巨型橡皮筋,化身“愤怒鸟”和“聪明笨伯”,以砖头和钢珠攻击警署和民居,民居玻璃窗户被毁,令老人和孩童惊恐。这下子,面对暴徒的违法恶行,奉公守法的老百姓可真的是“愤怒鸟”。

  在经过有组织的被袭击后,香港市民每天一早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公物被破坏和涂鸦,垃圾遍地,处处颓垣败瓦。因为地面的砖头被掀翻作袭警的武器,苦了环卫工人,也让轮椅使用者和婴儿车难以无阻地通过路面。昔日的“东方之珠”成了暴徒的“狩猎场”,暴徒以违法暴力狩猎他们的所谓“民主”,其实是在扰乱市民安逸稳定的生活,是把自己的快乐建基于他人的痛苦上。暴徒也无视他们父母的牵肠挂肚,为了小利和私利,却押上前途,并当上人家的傀儡,成为卖港祸港的千古罪人!

  多场骚乱中,一些本地和境外的所谓“记者”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这些表面挂上“记者证”的身份不明人士,却刻意阻碍警队执法,掩护暴徒撤退,更挑衅警方情绪,以照相机镜头选择性地拍摄不利警员的场面,甚至是以“伪旗行动”为暴徒助攻,假扮市民接受媒体采访发表支持骚乱的意见,影响读者对事件建立全面客观的判断。甚至乎,部分外籍“记者”被揭穿好比为暴徒通风报讯的“哨兵”。这不禁令人联想起一幕幕多个国家被策动“颜色革命”的熟悉场景。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部分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竟为暴徒护航和开脱,或直接在暴徒列队内嬉皮笑脸或指手划脚,令人怀疑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中有不同形式参与暴徒,或煽动暴动的共犯。骚乱现场分发的物资源源不绝,还有非营利组织或商户助纣为虐,开放给暴徒作补给站和休息室,成为违法暴力的帮凶,受到市民谴责。

  暴徒三番两次冲击权威,践踏法律,令社会和法治秩序暂时脱轨,恶行令人发指。这些暴徒如社会的毒瘤,不断扩散并恶化。香港社会须对症下药,在搜得足够证据下,拘捕并检控暴徒,把他们绳之以法。对香港警队除暴安良背后的辛酸,香港同胞应体谅和感谢。乱世用重典乃是良方,日后再靠香港的抵抗力自愈。

  香港特区须加强国情教育和国家宪法教育,增强港人对国家的归属感和国家概念认同,正本清源,并居安思危;更当务之急,是要重新塑造法治秩序,令国民、港人和境内外旅客恢复对香港的信心,重新树立安全可靠、依法而治的国际形象。建设一座城市需要数代人的努力不懈,但毁掉城池只需旦夕之间,香港人须深切反思。

  end_news.png 海外网

化成雨_NBJ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