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新闻网

钉钉未来医院一年记:如何打造医院的数字化底座?

  629cd01187807dbf693af7f376e08b41.jpeg

  在医疗领域,钉钉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钉钉由阿里巴巴集团于2014年筹划启动。2015年5月,钉钉正式发布。

  经过5年的沉淀和蓄力,去年8月,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在重庆首届智博会期间,发布了针对五大垂直行业的全套数字化解决方案,正式宣布进军细分行业市场。

  在这五大行业中,医疗是毫无疑问的重点。2015年马云给股东的公开信中提出“Double H”战略,其中一个“H”便是大健康(Health)。

  2018年上半年,阿里钉钉正式推出了“未来医院计划”。在今年7月的CHIMA大会上,钉钉举办了一场未来医院的新生态论坛,并且交出了一张一年以来的成绩单:2018年,有3000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使用钉钉,同时有30万医生启用钉钉。

  钉钉的医疗落地,有何过人之处?

  医疗行业的数字化底座

  首先要明确的是,钉钉在医疗行业的定位什么。

  这个问题,在雷锋网与钉钉负责医疗业务的多位负责人交流时,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医院的数字化底座。

  五年的时间里,在行业的拓展上,钉钉可以用“克制”来形容:新零售、餐饮、教育、医疗、地产。

  钉钉副总裁杨猛表示,医疗团队作为钉钉企业服务体系中的一个独立部门存在,本身代表了事业部对这个行业的重视程度。而在医疗行业,钉钉的目标是要成为未来医院的基础设施:

  第一步,医院院内的提效和管理,让院长等管理者有一个数据驾驶舱;

  第二步,在具体的产品层面,联合合作伙伴帮助医生提效;

  第三步,跟医院一起打造医共体内的未来医院,更好地赋能区、县医院;

  谷瞰医管CEO杨建君表示,数字化医院不应该局限在一个主体中,而可以辐射和延伸到合作单位、医联体单位,甚至可以延伸到医共体单位、医疗集团,形成好的协同模式。

  这个思路与杨猛接受雷锋网采访时提出的第三步不谋而合。

  王洪帅是钉钉的医疗行业总监。在他看来,钉钉并不是一家医疗公司,而是一个企业服务平台,基于完善的基础设施和可观的流量给企业提供全新的机会去真正和医院融合,解决破局的问题。

  传统的信息化商做不了医院的生意?并不是,只是它们的思维、入局医疗的“姿势”都需要顺应医院的需求重新调整。

  目前,国内医院的“智慧化”进程还处在传统OA向数字化演进的阶段。在原有的信息化时代,有的医院搭建三、四百套系统并不少见。

  这个局面出现的原因是,原先医院的信息化建设以项目制为特征——提一项需求,做一个项目。因此,信息化厂商做出来的是无法串联的、割裂的系统。“项目制是终归要结束的,没有项目可以永远做下去。钉钉的数字化建设思路是从顶层设计做起。”王洪帅说到。

  所以,钉钉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将院内的信息化系统“拧成一股绳”,进行王洪帅所说的“数字化建设”。

  另外,钉钉在医疗行业的另一个目的是“重塑互联网医疗的信心”。

  2017年,普华资本合伙人、普华医疗总经理周密就曾公开表态:“我旗帜鲜明的反对互联网医疗这个概念。”

  这篇文章发表在了互联网医疗饱受质疑的那个阶段,因而带动了资本界对互联网医疗的集体看衰。

  互联网医疗被看衰,有其本质属性带来的“根本性缺陷”:以前的互联网医疗都是To C,但是医疗、教育等是供给侧资源紧缺型行业,单纯从C端切入非常困难。

  王洪帅指出,到目前为止,医疗局一直都没破。互联网医疗的下半场,应该是B端的战场。所以,钉钉在干一件全新的事情:打造To B业务的数字化。

  据雷锋网了解,2018年,钉钉发展了3000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计划2019年覆盖5000家,三年内钉钉用户在全国余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中占比超过八成。

  “包括金蝶和用友这样的To B厂商,深耕20多年以来用户规模的增长也很慢。如果钉钉用传统的销售模式跑700万家企业至少要10万名销售。有了钉钉这样一个数字化的底座之后,大家再去to B将变得非常容易。”

  有了这样一个底座之后,钉钉希望做的是平台,就像天猫和淘宝一样,创造更多的商家、更多的企业合作伙伴,通过定期的流量获得成长。

  王洪帅表示,到2020年,钉钉在产品层面的业态基本上可以成熟,此后钉钉完全向平台化方面发展。

腿走路”,产品一边快速的接入医院,同时借助钉钉的平台属性,引入更多的生态合作伙伴,一起来进行互联网医疗建设。

  医疗生态的乘数效应

  在这次论坛上,钉钉表示,已经构建了充足的基础设施,并通过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生态在线等五个方面赋能医疗行业。

  大公司都讲生态,那就需要说到钉钉强调的“生态在线”。如果说,前面四个属性数一棵大树的躯干,那么,“生态”这个属性则为钉钉拓展医院的客户提供了充足的“养料”。

  简单来理解,钉钉有点类似Apple Store。因为在钉钉的应用中心,有着成百上千款应用。杨猛说到,“钉钉会把涉及到垂直领域的内容更多交由具有行业专精知识的合作伙伴来完成。”

  钉钉副总裁张斯成负责分管钉钉的商业合作投资和商业化设计。

  张斯成表示,对于合作伙伴,钉钉一直没有“筛选”这个说法。“这件事情没办法筛选,在这个生态里面,大家都是一起学习、一起成长,就像跑马拉松一样,跑着跑着自然就会有人到了第一梯队,这是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

  作为钉钉应用中心里第一个上架的医疗行业应用,连帆排班从2018年5月12日上线以来,覆盖了近2000家医院,其中覆盖三甲医院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一,累计为护士和医生节省工作时间超100万工作日。

  连帆科技的COO叶昂越说到,连帆成立于2013年,开发了全国第一套移动输液系统。他说,这个系统的开发,是因为看到一个医院有上千的护士,每天给病人发药,所有的护士如果有一次发错药、打错针,是非常严重的医疗事故。?

  后来,连帆科技就开始为医院开发护理系统。但是,前几年间,系统推广到医院去非常慢,虽然一个项目一个星期之内就能交付,但是一年只能做一百个项目。叶昂越说,“我们很清楚,需要有一个平台把技术放大进行推广。”

  基于这样的考虑,连帆科技找到了钉钉和王洪帅。叶昂越觉得,业务系统很复杂,纵深非常长,很难把整个系统搬到平台上,而且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做到。

  因此,连帆选了“排班”这一个点进行突破,提供产品设计、上线、运营一体化的互联网产品。“我们给医院做系统的时候,99%的护士还是用表格来排班,这是医院的一个刚需。当系统无法打败表格的时候,他不会用你的系统,我们要做的是把表格打败。”

  连帆的排班系统用了五个月的时间在钉钉上线,全国前20的医院有10家是连帆的客户,到现在为止,这个平台服务的医院有2000家,超过10万名护士在上面排班。

  叶昂越认为,“以后应用系统是微小化的,我们要把护理的场景割碎掉。只有微小化才能有精力把这个片段做得很完美,通过钉钉这样的集成平台,把这些片段串起来。”

  现阶段,连帆排班有两个目标,第一个,要在半年里做到15万用户,第二个是通过排班积累经验,半年内打造另外一款应用,再搬到钉钉上去。

  云嘉健康是杭州的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2018年6月正式注册成立。

  成立之初,云嘉健康的负责人马跃飞表示:“云嘉健康要做一家有温度的互联网医疗公司,我们所有的产品都将基于移动平台进行开发,去APP化的同时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

  在这次CHIMA大会上,马跃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信息化的发展规律是分久必合,医院的信息化也已经到了这个阶段。

  在王洪帅等人提到的五个在线中,马跃飞认为,医疗行业里面,沟通和协同并不是特别重要,最重要的是业务在线。“如果院长连医院每天经营上的日报都看不到,医生连病人的病都看不到,医院肯定是不会用的。”

  因此,在云嘉健康看来,如何能够把业务在线打造好,这就是医疗行业的ISV(独立软件开发商)、服务商的价值所在。

  云嘉健康开发了“慢病复诊”的应用。以浙江省嘉兴市为例,该市的第一、第二医院的病人如果要做慢病复诊,医生在钉钉中会实时收到一个消息,提示病人要进行慢病复诊,医生可以像滴滴司机一样抢单,在钉钉上进行处理、转方或者直接给患者打电话。

  马跃飞表示,“底层架构完全是基于钉钉这些平台,业务层面由我们自己完成。钉钉对我们来说有两点意义:入口和产品,这两点,我们都围绕钉钉来做。”

  与此同时,云嘉健康也在帮助钉钉在福建省进行部署和推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服务商和钉钉这些平台是共荣共生的关系。”

  张斯成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说,传统组织就像绿皮火车,速度全靠车头带,而未来组织就像高铁动车组,每节车厢都有独立发动机。

  而云嘉健康、连帆科技这些企业,就像是一节节动车组,自身驱动的同时,也在带动钉钉整趟列车往前行驶——这就是张斯成所说的“乘数效应”。

  在钉钉上面数百个第三方应用的推动下,钉钉在公立医院的落地速度更快。

  目前,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将医院内部的HRP系统,Bi决策系统,后勤维保系统等与钉钉打通,覆盖了包括医院管理,行政办公、医疗业务、护理业务、后勤业务等医院日常工作的方方面面内容,定制化打造的钉钉“云课堂”、“金牌团队”、“直播应用”、智慧食堂系统等均已上线。

  不仅是医院,钉钉更是以市级为单位,拓宽自己的应用版图。

  衢州是浙江省西部的一个地级市。今年2月,钉钉与衢州正式签约了未来医院项目。而实际上,从去年12月起,该项目就已经启动,衢州市委智慧办的领导牵头,将钉钉对接给了衢州市卫计委。衢州市卫计委信息中心主任胡雅国接触之后觉得,“这件事蛮有做头的”。

  于是,卫计委信息中心就在内部快速启动了一系列的听证会、培训会,最终推动了最终的算法框架合作协议的签订。

  据了解,未来医院是衢州市政府跟阿里巴巴集团第三轮战略合作协议里的核心项目之一。项目启动之后,有20多家医院已经运转起来。同时,衢州市卫计委也推动钉钉与医共体内医院在人财物一体化管理方面的工作。

  目前,衢州的柯城区有八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借助钉钉的平台,至少有二、三十个医生团队进行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探索。

  在衢州市的医院里,医务人员在钉钉上使用的应用主要有两块:原生态应用,包括DING消息、DING电话、DING短信等;另外一块就是第三方应用,例如排班系统,原先护士排班一定要到院内,现在在家也可以进行排班,实现组排、区域复制、轮转、排剩余班次等功能。

  胡雅国也坦言,目前,第三方的应用相对原生态应用来说,用的比较少,主要考虑到采购流程的问题。

  阿里的医疗棋盘

  在医疗行业,钉钉被视为数字化医院管理工具和企业用户入口,为钉钉上的合作伙伴和医院提供支持。

  但钉钉并不是孤立存在,而是作为阿里在未来医院生态里的重要一环。

  阿里的未来医院生态里包括阿里云、阿里健康、蚂蚁金服、淘宝等。

  这几张王牌的独特含义在于:淘宝是C端用户的“超级入口”;蚂蚁金服面向C端消费者,先于钉钉,就以支付和信用进入医院;阿里云是各项支撑各项业务的大脑;阿里健康则有四大核心业务:智慧医疗、互联网医院、医药电商以及消费医疗。

  在这四大王牌之后的钉钉,则是以产品和解决方案的钉钉登场。

  王洪帅说,“未来互联网是无边界的,它会从院内延伸到院外,是这样的一个发展路径。阿里的这些事业部本身就是有一个协同的关系,放在一起就是一个综合解决方案。”

  在这个钉钉的大会上,王洪帅用这句话结束自己的演讲:“我旗帜鲜明地力挺互联网医疗。”

  或许,他看到钉钉本身以及整个阿里巴巴,对于医疗这件事投入的资源和布局逻辑。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