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新闻网

还记得去年的“七夕”吗?

  去年的七夕,阳历是几月几号?

  不用急着翻日历了,我可以确切的告诉你,去年的七夕恰好比今年“迟到”了十天,是八月十七日。

  不用查日历,翻“简书”就行了!

  去年七夕节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了“日更”写作差不多两个月了,当时的目标是:先坚持一百天看看。谁知一写就写到了今天,期间也断过一天还是两天吧,其实也只是忘记在简书发文了。

  由此看来,写作“日更”这件事,是我目前除了跑步、学英语这两件事之外,坚持的比较好的一个事情了。

  记得去年的七夕,也写了一篇水文贴在了简书个人主页上的。写的内容不大记得了,大概是因为它是“水文”的缘故吧?其实,这一年多来,写过的文章我自己大部分都不太记得内容了,最近写的当然是除外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章就像是“异性”。外表看起来就不那么美好,“深挖”之下,又没什么内涵。这样的“异性”也好,文章也罢,都不会给别人留下什么印象。

  这样看来,文章是尤其甚之者,寡淡如水的“水文”甚至是作者本身都不会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这也许与人类大脑“选择性记忆”的功能有关。一些不太重要,不太美好(深刻)的事情,大脑会自动“留白”,把“稀缺的”脑容量留给重要的、美好(深刻)的事情。这是动物性决定的,这是为了“节能”。

  说到“水文”,我简书注册账号并发第一篇文章的时间是二零一六年一月。那时的简书还没现在这么热闹,给我脑海里她是贴有:“文艺”、“小清新”、“专业写作”等等美好的标签的一个小众写作平台。虽然写文的人并不多,但是质量都很好,当时甚至很有点“知乎”+“博客”的感觉。当然,“水文”也就很少很少了。

  也许正是由于当时简书里的作者、写手们,更多的是出于对文字的那份“敬畏”之心,“热爱”之情,才注册、写文的。使得那时的文章虽然少,但文章质量还是很高的。

  但现在的简书,尤其近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很是热闹了起来。不知道是“区块链”概念的加持,还是“人人都渴望通过写作变现”,这样的想法在大众中流行起来的缘故。反正,我当初是很有一些后者的想法的……何其幼稚而无知!

  再反观自己坚持“日更”这一年多来,其实写的东西也是“水文”为主,没什么“干货”、“实质性”的文章。自我感觉改变是有的,但是并没有当初想象中那么大、那么多。

  最大的好处也许就是不再惧怕“写”东西了。在以前,写一篇几百字的文章、报告,那可是要了亲命了,憋半天都憋不出半个屁了。后来虽然有了“度娘”帮忙,来个“天下文章一大抄”,却在实质上消弱了个人创作、写作的能力。现在,通过这一大段时间的“锻炼”,别说几百个字,就是上千字的文章,也就是个把小时的事儿!虽然,写出来的不会是什么好文,更加多的是没内容,外表也不靓丽的“水文”。

  写作还是带来了一定的成长,还是应该坚持的。

  (七夕碰上足球运动日,水一把!)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