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新闻网

得州枪响 谁为无辜者买单

街道上有大量酒吧和餐馆。有目击者称,枪手在被拒绝进入一家酒吧后开枪射击。该信息尚未得到证实。目前,官方并未证实具体的伤亡信息,但已有美国媒体报道称,枪击事件或已导致至少7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

如果时间再往前数,一个星期以前的加利福尼亚州“吉尔罗伊大蒜节”上,一场枪击案导致4人死亡,大蒜节枪击案的前一天晚上,纽约布鲁克林一个操场附近的派对上也发生枪击事件,造成一人死亡,至少11人受伤。

控枪

一件讽刺的事情是,新学年即将开始,得克萨斯州北部的一些商店包括Office Depot和Office Max刚刚被报道开始出售号称可以抵挡子弹的书包,紧接着沃尔玛超市就发生了枪击案。而在去年5月,得克萨斯州圣达菲高中还发生过一起震惊世界的枪击案,当时共造成8名学生和2名代课教师丧生。

民愤再一次被激起。德州枪击案发生的数小时之后,数百名抗议者集结在了白宫门口,抗议美国在强制管理上的疏漏。“背景审查”、“不能再死一个”、“不再沉默,消除枪支暴力”等口号此起彼伏,这些抗议者不仅仅是母亲,还有许多学生。

“我们知道国会不在这里,但我们想要将悲愤化为行动。”一名抗议者表示。美国枪支暴力档案室网站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共发生涉枪案件件,导致人死亡、人受伤,其中未成年人死伤3502人。

不出意外地,控枪问题再一次被拿上台面。枪击案发生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便谴责,共和党参议院领导层“更关心取悦全国步枪协会,而非倾听绝大多数的美国人民”,总统特朗普有责任支持常识性的枪支安全立法。与此同时,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也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呼吁采取行动制止枪支暴力。

枪支管控历来都是美国的一大顽疾,在历史、法律、利益和政治等多重因素的交织之下,控枪立法一直举步维艰。今年3月,美国众议院终于投票通过了一项重量级控枪法案,要求对更大范围的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这也是25年来,国会对控枪采取的最重要措施。但这份法案要面临的下一个关卡就是参议院,而参议院又在共和党的把控之下,希望瞬间渺茫。

一个鲜明的对比是,今年3月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发生大规模枪击案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新西兰国会便以119票赞同、1票反对通过了枪支管理修正案,禁止流通和使用大多数半自动武器及其改装配件、弹匣和一些型号的猎枪。上个月,新西兰政府又计划实施第二轮枪支法改革,包括建立一个全国枪支登记系统,制定更严格的枪支经销商持证规则等。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从枪支管理问题上来看,特朗普在任期内对其态度比较温和,毕竟军火商属于传统制造业中比较重要的一部分,一定程度上支撑着美国经济,而特朗普又想重振制造业,也就造成了美国对枪支收的并不严的现状。

撕裂

说起新西兰枪击案,一个不得不提的问题是,此次德州的枪击案似乎与新西兰枪击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嫌疑人已经归案,但越来越多的细节开始让外界毛骨悚然。比如一份据称是枪手行动前发布于网络的宣言已经浮出水面。宣言声称他将“保护他的国家免受外国干涉”。

白人至上似乎是两起枪击案的共同之处。据了解,这份宣言中,已经明确出现了支持新西兰枪击案的内容,此外宣言还写到,“拉美裔将会控制我所热爱的得克萨斯州地方政府和州政府,他们会改变政策,以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

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对埃尔帕索枪击案展开国内恐怖主义调查,值得注意的是,埃尔帕索恰恰位于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地区,据了解,当地80%的居民为拉丁裔。根据墨西哥总统洛佩斯的说法,有9名墨西哥人在这场枪击案中死伤。

自打特朗普上台以来,移民问题就是他的重中之重,强硬是他的一贯态度。在此背景下,外界看到了围绕着这一问题带来的边境墙争端乃至美国政府的关门大戏。

如今2020大选近在眼前,毫无疑问的是,移民问题仍旧是特朗普的主心骨,同时也依旧是民主党反对特朗普的核心所在。上个月末展开的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第二轮辩论中,核心议题之一就是移民问题,虽然情况各不相同,但能够统一的一点是,“反特朗普”。

而这一切似乎也有迹可循。孙立鹏认为,从移民的角度来看,过去两年美国经济表现不错,但数据背后,美国的社会问题并没有解决,虽然失业率低买单就业质量不行,虽然收入上涨,但相比起股市上涨不足为提,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是逐渐加大的。

孙立鹏提到,特朗普上台之后,站在了保守的一边,而这始终与移民问题挂钩,特朗普上台以来并没有想过弥合国内分歧,只想着保护国内基本盘,激发了白人主义情绪的迸发。虽然特朗普任内在经济上做了些东西,比如重振制造业,试图稳固白人蓝领基本盘,但效果并不好。制造业占GDP比重不仅没有上升反而呈现出下降的趋势,服务业占GDP比重反而上升。如此看来,美国控枪实际上是种族问题、经济问题反映的社会问题的综合结果。

今年5月,哈佛大学社会政策学者罗伯特曼杜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贫富社区之间的差距急剧扩大。1980年,只有大约12%的美国人口生活在特别富裕或特别贫穷的地方,而到2013年,这个数字超过了30%。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