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新闻网

《新龙门客栈》:大青衣的“武侠梦”

“我们所做的就是打破业务,一切都是为了这个角色,对我们的演员来说,行动和歌唱都是考验。”施一红

“演员不断挑战自我并不断改进自己的过程。将他最好的一面献给观众。我在不久的将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王玺龙

梅青衣史一红,年轻的武胜演员王小龙,与观众分享新京剧《新龙门客栈》的艺术体验

东方网9月12日消息:今年是梅兰芳先生在日本首次演出,诞生125周年,梅龙诞辰85周年100周年。为此,北京青年报“谈北京艺术与戏剧”京剧文化分享会特地举办了两张纪念册。在第一期“北京艺术与戏剧”,北京美兰芳艺术基金会,北京京剧院,长沙,以及许多美派弟子,艺术家和专家,推广美派艺术,分享生活中的两件梅的旧事。

第二期“谈北京艺术与戏剧”与华西文化和东源歌剧院联手,邀请梅懿青衣史一红和年轻的武胜演员王小龙分享他们共同编辑北京的艺术经验Opera《新龙门客栈》。

如果你说第一期的美派专辑《“移步”出京华“湘遇”梅兰芳》是关于如何继承和发扬“美派”艺术,那么在第二期,“谈论艺术,与北京交谈”通过演员的具体创新实践过程来探索梅派的未来,京剧的未来,以及京剧演员的未来应该去。

史依弘

“一遇二”和“大青衣”的第一个挑战围捕了武术梦想

施一红非常忙碌,最近参加了梅兰芳在日本演出100周年的演出。她说:“作为晚年,我们应该致敬。在乌节剧院,我们将演出两天。曲目选自梅先生在日本演出的曲目。第一天是《游园惊梦》《贵妃醉酒》,第二天是《百花赠剑》《贞娥刺虎》,我们用这样的心向梅先生致敬。“

节目结束后,她赶到北京。因为9月13日,在国家剧院戏剧院,由她主演的《新龙门客栈》必须在北京与观众见面。

20世纪90年代的电影《新龙门客栈》讲述了侠客们护送中梁忠诚的故事,令人兴奋和不可阻挡。今天的京剧版《新龙门客栈》是武侠电影和京剧舞台的第一次尝试。作为一名新编辑,在谈到主题的选择时,同时也是制片人的史一红说:“《新龙门客栈》是我们这一代人非常喜欢的故事。导演许可给我们带来了剑和影子。国家,给予视野同时,享受中国精神。金玉的形象是戏剧,所以我们大胆尝试这本书。电影的形式是“埋葬”,更多取决于想象力,但北京歌剧必须讲故事,有机地融合歌唱,完成故事。“

《新龙门客栈》这个剧本是在十多年前提出来的,经过三年的磨合,史一红对这本书说了一句话:“十多年前我创办了一个创新的曲目。一部新的剧集并不那么容易。有一个好的编剧,每个人都应该像这样一起做这个。“

除了作为制作人的创作个性外,与以往的表演不同,这部剧也提出了“一口两口”作为主角的挑战:“金玉和邱墨妍是两个红白玫瑰,性格差异是相对较大,这次,两个人物不同于我之前联系过的人物,而青衣则与众不同,其中还融合了武侠品味,四种技巧和五种方法,穿插着许多复杂的技巧和情感。观众仍然想知道其他女演员在哪里,我仍然很开心,这是对我的认可。“

说到这位年轻演员王小龙,史义红高度评价:“他非常勤奋,因为京剧演员特别苦涩,我观察了80后90后的年轻武侠演员,当时没有演出他们每天都在训练。在练习室里,你会发现他们每天都练习和出汗。如果你不自己练习,你就会知道你不练习观众两天。王小龙是每次训练但都喜欢它。它应该成为年轻演员的榜样!“

当主持人问《新龙门客栈》是否对她构成挑战时,史义红说:“这不是挑战,而是学习。演员不能说'固定',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该剧不能放弃训练,放弃练习,这是演员的职业道德。“

王玺龙

自我雕刻过程痛苦地扮演着恋爱的武胜

饰演周淮安这一角色的青年演员王玺龙是第一次接触新编戏,和以往老师口传心授不同,新戏是完全陌生的剧本,对此他感触颇深:“以往经典剧目经过传承很完善了,这次要自己琢磨演好周淮安,这是最难也最有意思的元素。我们这个戏极少用到韵白,更多是京白,这对我也算是一个挑战。”作为剧中的头号人物,以武生应工的他尝试感情戏时说:“以往的京剧武生是不‘谈恋爱’的,这是对我的第一次挑战,其中有一场和邱莫言的感情戏,刚开始不适应,慢慢打磨之后逐渐契合,后来有一次排练真的不知怎么的泪就下来了,还是很开心的,节奏到了。”

要做一个新剧极其不容易,从剧本开始一稿一稿就展现出庞大的工作量,在唱段上要拿捏清楚,把京剧的原味加进去,演员通过不断挑战自己和完善自己,把自己磨炼得非常精通,把最好的一面留给观众也是自我职业满足的一种方式。接触这部剧目后王玺龙感慨道:“自我雕琢是个很痛苦的过程,这部新戏就是一次大的进步空间,对于戏曲演员来说不能放弃训练、不能放弃迎难而上,这是不断强化自己专业自信的过程,要有一颗保持上舞台的心,这是一个演员的职业操守。”

现场互动

“我们做的是打破行当,一切都是为了角色”

观众:我关注史依弘老师的作品从《锁麟囊》开始。我以前是搞过专业的京剧,我今天特别想知道在传统京剧旦角、武生啊,我们都有严格的模式,只要锣鼓一敲就要立马上场,演员在上场之前需不需要酝酿情绪?

史依弘:刚才你说的很有意思,我们很多前辈艺术家,两三分钟前还在聊天,一亮相马上融入情绪。一般我是默戏的,传统和新编戏对我的感触还是不一样的,2008年时我拍过京剧《巴黎圣母院》,埃斯梅拉达的第一个出场就是要跳着出来,这对我的挑战非常大,在后台准备的时候要不断去琢磨自己的表现方式,后台时间磨得很长,经常在镜子面前跳半天,这样一上台就是角色了。

但金镶玉不是,金镶玉相比之下会给我更多的时间默默戏、练练嗓子。戏曲演员和话剧演员、舞蹈演员是完全不一样的,戏曲演员在后台也不能活动太久,这样会影响妆容,以前老师们也不让坐太久,衣服都会皱了。但大家都有自己放松的方式,有的会聊聊天。梅葆玖老师演出前要吃苹果,他要把自己的咬肌打开。我在上海演出前有一个老师上场前会吃饼干,各人有自己的方式,都是为了更好地轻松上场。

观众:《新龙门客栈》是我非常喜爱的作品,我当时就很好奇,在这出戏中您是饰演红玫瑰还是白玫瑰,如何诠释两个性格不同的人物呢?

史依弘:一排到新戏后,行当是模糊的,行当的丰富性应该是很多的,我们做的是打破行当,一切都是为了角色。对我们演员来说,动作和唱都是考验。不同于我以往塑造的角色,这部戏对我挺难的,邱莫言是偏传统中国好女子的形象,金镶玉是直性子,她的生命她主宰,这在京剧角色里边是为数不多的。

有的朋友跟我说应该让金镶玉多一些唱段,但金镶玉是有什么就脱口而出的,不适合太多情感纠结的唱段。只有一段戏,她无意中得知邱莫言和周淮安的关系,她打心底开始纠结了,只有这一场她用了四平调来表现情绪的变化,之后给她太多的唱段是不合适的,其实这两个人声线和唱腔上是不一样的,有一大段邱莫言的戏我是用程派唱的,邱莫言看到周淮安和金镶玉进洞房的时候那种内心独白都在这段唱段里。我们的目标是不能去复制电影,我跟我们班子说,如果观众看到你的表演还总是想起张曼玉、梁家辉,那我们的改编和表演是有问题的。

观众:新编戏没有现成的模式可循,剧本的创作如何让人物丰满起来?

史依弘:做好这部戏,做一部新戏,单靠我自己是不可能的,你比如我们的剧本是我们的老戏迷写的,我们的导演胡雪桦老师也是个老戏迷,邀请了许多音乐界“大咖”,还找了跟我合作多年的服装老师。我对她提出要求,一分钟从金镶玉换装成邱莫言。加上我们上海京剧院的团队每个人都精神饱满,我们把这部戏连改了八稿,刚开始彩排出现很多问题,但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要求,我们去适应团队,第二次彩排的时候就什么都赶上了。

刚开始我是想挑战一下自己,不让金镶玉和邱莫言见面,但我们导演强调,这两个演员见面的冲突至关重要,这两个女演员见面较劲、撕扯、非常有戏看,导演说有办法,我们所以采用了替身。有意思的是彩排完了,胡雪桦老师的博士生说今天的两个女演员都很棒。大家笑道,只有一个女演员。博士生都没看出来,我还是很开心的,当时我觉得自己上道了,效果出来了。

神经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