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新闻网

付费自习室走红卖“学习氛围”是下一个创业风口?

?

每个座位都内置在“格子间”中。小空间配备了插座,台灯,临时储物柜和功能。近年来,中国出现了收费的“共享”学习室。深圳有十多个房间。办公大楼中这种有偿自习室按小时收费。每小时的费用在5到10元之间。它成为需要参加职业考试的新白领工人或专注于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学生。选择。

过去几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在自学室流行的背后,一方面,随着办公室多元化和“自我收费”的兴起,每个人对共享空间的需求都很大,付费自习室已批准该市场。另一方面,它也突出了城市公共资源不足的问题。大学和社区图书馆能否在将来增加开放性并探索新的开放机制?

购买“学习氛围”的用户是什么?

《每日经济新闻》年10月19日,记者参观了位于深圳福田区的付费自习室,这是一个“自学室”。

自学室的可用面积约为80平方米。它有3种选择:日式窗帘底座,排排独立座椅和复古长桌座椅。大约有50个座位。由于记者的访问是在周六下午,所以座位几乎满了。根据创办人苏家辉的说法,自修室于今年9月1日开业,已达到一个月的收支平衡。

事实上,过去两年来,像“自学室”这样的自学室以付费方式出现在深圳。在谈到有偿自学室的初衷时,深圳第一个有偿自修室的创始人刘焕凯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由于图书馆经常满员,许多人到麦当劳和星巴克学习,他们想要建立一个。一个自学室,为学习的人创造更好的环境和氛围。

苏家辉说,首先,深圳市市,区一级的图书馆较少,营业时间有限,供求关系不佳。其次,图书馆借阅和自学的需求不匹配。借书,大多数自学的人会带上自己的计算机和资料,而很少使用图书馆的书资源。因此,付费学习室不仅可以弥补一些公共资源的不足,而且可以带来更好的公共资源。经验。

“深圳图书馆基本上很难找到座位,每天都要排队”,“主要是安静,有气氛,咖啡厅太吵了,在家不能继续学习”,“我们的学校不能去在周末,我只能在自习室学习,“我购买了环境和氛围。”记者随机采访了许多用户,他们对付费自习室的看法与苏家辉和刘焕凯相似。/p>

在苏家辉看来,有偿学习室是“仅需的”。他说,例如,专业考试,资格考试或国家考试的绝对数量的年增长率很高,特别是在深圳。无论是就业压力还是离职后的竞争压力都比较大,我希望有更多的人通过在业余时间或休假期间“收费”来改善自己。

利润模型大致相同

从业务角度来看,付费学习室的利润模型仍然很简单,市场上的付费学习室也很相似,尚未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根据苏家辉所说,“有自习室”的当前盈利模式主要是座位时间,月卡,季卡销售和零散饮料的销售。出勤率通常为30%到40。周末和节假日基本上都满了。

早期的“开放式早期学习室”工作日率为50%至60%。现在深圳有两家商店。刘焕凯还承认,利润模型类似于“自学室”。

“今年,付费自习室如雨后春笋般冒起,所以如果您发疯了,您会感到每个人都很着急。”刘焕凯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今,它还处于准备更大的新店的初期阶段,试图提供更多功能,但是仍在探索新的业务模型和利润模型。

“目前的付费学习室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每个人都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且模式是相似的。”刘焕凯对此没说什么。刘焕凯还表示,有必要让不同的竞争对手出现,相互竞争,相互促进,共同探索可行的盈利模式。

根据记者的观察,付费学习室仍然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形式,并且有许多特殊活动。许多人正在尝试消费。在访问期间,由于“好奇”,许多用户来访问。对于新来者,一些自习室还将发行一些体验券。从这个角度来看,可能有必要等到促销期结束才能看到真正的利润。

“早期,更多的动力来自新鲜度。有些人会选择较低的价格。从长远来看,竞争仍然存在,但是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做出选择,例如服务,价格,地理位置。以及等等。”苏家辉说。

探索新的开放机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从深圳收费自习室的布局来看,主要有两种。第一类是在商业和住宅社区,具有安全性,访问控制等。尽管进出不方便,但租金便宜,另一类是在办公楼中。尽管环境良好,但使用面积相对较低,导致总体成本较高。

苏家辉告诉记者,自习室是非常本地化的服务。选址的主要条件是在城市中心地区,特别是生活区,主要是为了满足一些成年人,白领和生活的需求。用户愿意花费一个多小时,通常按照地铁路线,其辐射范围是2到3个地铁站。

零售业中有一些人提出想像,有偿自修室或可以以新形式进入购物中心的原因,这有以下三个原因:一是自修室和购物中心的目标受众是相同的;二是书房和购物中心的目标受众是相同的。二是购物中心提供自学室及其他休闲餐饮需求等;第三,自修室可以丰富购物中心的形式。

“我们已经考虑过了。”苏家辉说。但是,他指出,这样做有很多障碍或压力。只要购物中心的投资门槛很高,每月的固定支出就很大,购物中心的流量也就比较大。对于那些需要安静的自学环境的人。就此而言,这不一定是最佳方案。

中国百货商店业协会特别专家,北京大学零售研究中心特别专家丁伟告诉记者,他对带薪自习室进入购物中心并不感到乐观,因为“较低营业频率”。

在现阶段,可以通过虚拟的火灾来认真判断付费学习室是否值得作为“窗口”来使用。但是,一些教育者建议,流行的自学室也是不可见的。从改善社会服务的角度出发,为了满足学者的自学需要,当前的城市管理者需要增加公共资源的开放性。

早在2017年11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国家有一项规定,鼓励学校图书馆,研究机构图书馆和其他类型的图书馆向公众开放。打开。目前,开放效果并不理想,其原因无非是管理成本和安全风险。

开放程度也许是新的挑战。 21世纪教育学院副院长熊秉琦指出,可以探索新的开放机制,例如通过第三方专业中介机构,整合社区中的学校和公共场所资源,招募志愿者以及使用基于会员资格的机制。方法(仅成本)我们将向社会开放这些资源,更有效地服务于社会,并为建立“学习型社会”的硬件资源提供支持。

(原标题:下一个冒险是花钱买书房出售“学习氛围”吗?)

(编辑器:DF406)